載入中
知識分享
文/鄒志鴻律師

壹、 資料庫原則上屬於編輯著作之範圍

資 料庫在許多國家的著作權法中,雖未經明文規定,但通常會被當作編輯著作加以保護。如德國著作權法第4條規定,著作或其他文獻之編輯,經由選擇及編排,且屬人類精神創作者,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且所收編著作之著作權,不受影響。至於其他歐洲國家,則多肯定資料庫原則上屬於編輯著作之範圍。

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規定,編輯著作(compilation)係指以蒐集並整合既有素材(materials)或資料(data)為形式之著作,該等素材與資料必須經由選取、整理、編排,且就整體而言具有原創性之著作。

我 國著作權法第7條第1項則規定,就資料之選擇及編輯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通說亦認為資料庫屬於編輯著作之範圍(註:民國81年著 作權法修正時,由當時第7條之修正理由,亦可窺知將資料庫歸類為編輯著作:「…尤以科技進步,儲存資料方法遽增,對此類資料之編輯亦有保護之必要…基此, 名錄、百科全書、資料庫等如合於本條第1項規定者,即受保護」)。

貳、 關於著作之原創性與創作性之要件

一、 問題提出

查向來我國實務關於著作權保護要件之見解,誠如最高法院81年台上字第3063號民事判決:「按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係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 圍之創作,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定有明文。是凡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即享有著作權。苟非抄襲或複製他人之著作,縱二作相同或極相似,因二者均屬創作,皆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即明示我國著作權法所稱著作概念,係指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 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惟何謂「原創性」、「個性」或「獨特性」,該判決並未予以深論。

又台灣台北地方法院83年自字第250號刑事 判決:「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係指著作人所創作之精神上作品,而所謂之精神上作品除須為思想或感情上之表現且有一定之表現形式等要件外,尚須具有原創性始可稱之,而此所謂之原創性程度,固不如專利法中所舉之發明、新型、新式樣等專利所要求之原創性程度 (即新穎性) 要高,但其精神作用仍須達到相當之程度,足以表現出作者之個性及獨特性,方可認為具有原創性,如其精神作用的程度甚低,不足以讓人認識作者的個性,則無保護之必要,此乃我國著作權法第一條之所以規定該法之制定目的,係為「保障著作人之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而為調和社會公共利益,若 精神作用程度甚低之作品,縱使具備有「稀少性」及「特殊性」,然因不具有原創性,並非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不應受該法之保護,以避免使著作權法之保護範圍過於浮濫,而致社會上之一般人民於從事文化有關之活動時,動輒得咎;經查本件自訴人遭擅自重製之作品,係所拍攝當時為國家安全局副局長殷宗文之照片,該照 片係殷宗文於一聚會場所端坐時,為自訴人所攝得,依其所拍攝之照片內容觀之,實無法察覺出自訴人之所以選擇該照片拍攝之距離、角度有何特殊之考量,應僅為自訴人當時於其隨機取得之地點拍攝得成,其所拍攝之照片縱具有其所稱之「特殊性」及「稀少性」,然自訴人於系爭照片上所施之精神作用力甚低,無法認為具有 原創性,不符著作權法所稱著作之要件,自不受著作權法所保護」。該判決對於著作權保護要件之闡明,比前揭最高法院判決之理由更為詳細,並引用憲法基本權保障及著作權法第1條之立法目的作為論述基礎,惟仍舊對於何謂「原創性」、「個性」或「獨特性」,並未再作闡釋。


二、 個性與創作高度之概念
查 所謂「個性」與「創作高度」之概念,係德國學理與實務發展出來之專門用語,依通說,受保護之著作必須在其內容或形式上足以表現出創作者之個性(按:個人特 徵),並具備一定的創作高度(按:如果從該創作本身即足以讓人看出誰是創作者,則其創作高度最大。一般而言,該創作必須「顯然超越一般創作者所能創作之程度」)始可。

由於上述保護要件相當嚴格,因而屢遭批評,後發展出所謂「小錢幣」原則,認為例如目錄、價目表、電話號碼簿、食譜等著作,只要在資料 之蒐集、編排上具有最低程度之創作高度,即可獲得保護,甚至對於蒐集事實性資料之電子資料庫,學者認為其與傳統之資料庫在保護上不應有所不同,亦應有小錢幣原則之適用,亦即只要具備較低之創作度,即應可受到保護。

事實上對於創作高度之要求乃德國所特有,由於此一標準過於嚴格,且為其他歐洲國家所 無,在歐盟許多與著作權保護相關之整合指令中,並不被採納,其均僅要求只要得以表現最基本之個性即可,歐盟資料庫指令同樣亦不要求創作高度,將來歐盟著作權相關規定整合後,如德國規定必須具備創作高度之要求將不復存在,而回歸「小錢幣」原則所要求之低標準,亦即創作只要具備低度的個性表現,即可受到保護。

三、 原創性之概念
原創性係譯自英文Originality,是應自美國法探本溯源。所謂著作須具有原創性,係指為著作人原創,且至少具有少量創作性。美國最高法院於1991 年Feist Publications v. Rural Tel. Serv.案中即推翻過往所謂「辛勤原則」,認為所謂(廣義)原創性,係包含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按即著作人獨立創作,非不用腦力的抄襲他人著作)及少量創作性(at least a modicum of creativity)。

至於我國法所謂原創性概念,因係仿美國法,自不宜忽視美國法之發展趨勢,更何況依前揭所舉我國二則實務判解,所謂個性係 採嚴格標準之要求,但其似未注意到德國「小錢幣原則」之調和理論及德國有所謂「著作鄰接權」制度,對於不具創作高度之著作,可能因其付出不少財力或時間而賦與鄰接權保護。因此,在我國似不適宜採毫無彈性、嚴格解釋與適用的著作保護要件,而自外於國際間關於著作保護要件之發展趨勢。
 

參、 國際間關於編輯著作之著作權保護之概況

一、 德國之情形
在德國一項創作欲取得著作權之保護,必須是屬於人類精神創作始可(德國著作權法第2條第2項),依通說,受保護之著作尚必須在其內容或形式上足以表現出創作者之個性(按:個人特徵),並具備一定的創作高度(按:如果從該創作本身即足以讓人看出誰是創作者,則其創作高度最大。一般而言,該創作必須「顯然超越一 般創作者所能創作之程度」)始可。

由於上述保護要件相當嚴格,因而屢遭批評,後發展出所謂「小錢幣」原則,認為例如目錄、價目表、電話號碼簿、食 譜等著作,只要在資料之蒐集、編排上具有最低程度之創作高度,即可獲得保護,甚至對於蒐集事實性資料之電子資料庫,學者認為其與傳統之資料庫在保護上不應有所不同,亦應有小錢幣原則之適用,亦即只要具備較低之創作度,即應可受到保護。

事實上對於創作高度之要求乃德國所特有,由於此一標準過於嚴格, 且為其他歐洲國家所無,在歐盟許多與著作權保護相關之整合指令中,並不被採納,其均僅要求只要得以表現最基本之個性即可,歐盟資料庫指令同樣亦不要求創作高度,將來歐盟著作權相關規定整合後,如德國規定必須具備創作高度之要求將不復存在,而回歸「小錢幣」原則所要求之低標準,亦即創作只要具備低度的個性表 現,即可受到保護。

二、 美國之情形
由於資料庫之建立往往在資料之蒐集、選擇或編排上需要投入大量之人力、金錢與時間,然而所能表現的創 作性卻是極為有限,甚至毫無任何創作性,無法符合美國著作權法上對於原創性之要求而未能受到保護,為解決此一問題,早期美國法院就以所投入之勞力、金錢和時間來判斷該資料庫是否符合原創性之要求,此即所謂「辛勤原則」。

惟上開原則自美國最高法院於1991年Feist

Publications v. Rural Tel. Serv.案中即推翻過往所謂「辛勤原則」,認為所謂(廣義)原創性,係包含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按即著作人獨立創作,非不用腦力的抄襲他人著作)及少量創作性(at least a modicum of creativity)。在該判決中,美國最高法院雖然肯定事實性資料之編輯,如果在資料之選擇、安排與整理上具有原創性,可以就該選擇、安排與整理取得

著作權之保護,然該案所涉及者僅是根據州法律之要求,按照字母順序排列之含有用戶名單、電話號碼與地址之資料庫,並不具有足夠的原創性足以取得著作權之保 護,因而推翻地區法院與上訴法院之見解,明白拒絕採取過去的「辛勤原則」。

三、 國際公約之規範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於 1994年簽署之「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議」(簡稱TRIPS協議)對於資料庫亦有明文規範:「資料或素材之編輯,不論是得以機器閱讀或其他形式,只要在內容上有所選擇或編排而構成智慧創作,即應受保護。該保護並不及於其資料或素材本身,且亦不得損及該等資料或素材本身所享有之著作權」。從上開規範得 知,資料庫必須在資料之選擇或編排上具有創作性,始能受到保護。

肆、 關於法源法學資料庫之著作權保護要件之分析

一、 資料之選擇方面
關於資料庫之選擇,通常是根據一定之標準,從眾多資料中選擇該資料庫建置所需者,如果該選擇之標準相當簡單,從不同的選擇者所挑選出來的結果均無不同,那麼在資料的選擇上就無法表現出一定的創作性,相反的,假如在資料的選擇上必須由選擇者加以衡量判斷,則通常即具有一定程度的創作性。例如在建立法源法學資料 庫時,法源公司如何在選擇、判斷上去形成是否屬於重要判解、函釋的過程,即足以表現其創作性(此部份可參酌陳佳麟博士「未經授權而擷取他人法學資料庫之法 律意見書」及「法源法律網資料庫創作性之法律意見書」二文,另法源公司可就在眾多的法學資料中,於選擇、判斷上各有何自己的一套判準或過程去形成、揀選屬於重要的判解、函釋,加強說明)。

至黃銘傑教授於前文第8頁以「法源公司並非為了表達自己有關法學相關資料的思想或感情,進行選擇,而係為令使用者隨時可以取得所需之任何法學資料,進行廣泛、全面性的蒐集,如此之資料蒐集或選擇方式」,而謂「實難謂有原創性」云云,恐有誤解。蓋法源公司指派專業人 員廣泛蒐集國家所有的法學資料,其僅是法源公司為建置並丟進法學資料庫成為資料庫的一部分之前,所將要進行篩選之資料base而已,誠與法源公司無論重要 與否、一律網羅並丟入、建置成為資料庫之資料者有間,因此,黃教授憑此遽謂法源法學資料庫之資料選擇方面不具有創作性,恐有誤會。

再者,黃教授於 前文第9頁以為法源公司透過要求所有員工應經長時間的訓練以標準化、規格化其資料選擇上之結果,顯然與原創性之要求背道而馳而難謂資料之選擇上具有原創性的存在云云。然黃教授前番見解恐怕僅是說對了一半,蓋法源公司就是有其自己一套的判斷標準及過程去形成、揀選屬於重要的判解、函釋,再透過員工訓練將這樣 的自己創見、想法傳達給將從事選編法學資料工作之員工,以貫徹、維持法源公司在資料選擇工作上一定程度的創作標準,在這當中即可表見法源公司於資料之選擇上即具有一定程度的創作性,是黃教授前番所謂透過長時間的員工訓練以標準化、規格化其資料選擇上之結果,顯然與原創性之要求背道而馳云云,恐亦有誤。

又黃教授於前文第9頁再以原審判決認定法源公司「係單純派令等不具法學或行政上收藏價值之公函,即未予收錄,而如附件二所示已停止適用之函釋或判例,則均加以註解說」具有原創性,則未來有意建置法律資料庫者,將被迫收藏此等不具價值之派令,且對於已經停止適用之函釋或判例,亦將不能隨意註解其已經停止適用一 事,否則可能侵害法源法學資料庫之原創性,如此結果除荒謬以外,無以名之云云。然黃教授此番論證嚴重矣!更差矣!蓋為何即便如原審判決所認定法源法學資料庫具有著作權後,將來有意建置法學資料庫者就僅能被迫收藏不具價值之派令?難道收藏現行有效或停止適用之函釋或判例等事實資料就一定會侵害法源公司之著作 權嗎?事實上,僅蒐集或建置該資料庫中之事實資料或如著作權法第9條所示之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內容,而不涉及該資料庫之選擇或編排卻自有一套的選擇或編排 標準者,則根本就不會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問題。再者,對於已經停止適用之函釋或判例,其他有意建置法學資料庫之人又為何不能註解已經停止適用一事?蓋已經停止適用之函釋或判例是既成事實,法源公司所傳述之方式係以依據某個新的函釋或判解而因此停止適用,若他有意建置法學資料庫之人能以不同的傳述方式表達相 關函釋或判例停止適用之原因,則亦將受著作權之保護而無侵害他人著作權之虞。因此,黃教授此番見地誠屬速斷。

二、 資料之編排方面
通常而論,電子資料庫由於其資料係以數位之方式儲存,並無必要依一定之方式排列儲存。而本件就法源法學資料庫內部資料之編排究有何創作性,可參酌原審判決及陳佳麟博士「未經授權而擷取他人法學資料庫之法律意見書」及「法源法律網資料庫創作性之法律意見書」二文。

至黃教授對於本件法源法學資料庫於資料編排上之創作性質疑,主要在於法源法學資料庫係囿於使用者之使用習慣、資料之屬性等,而不具有編排上之原創性,且關於
特定的行政函釋之類型的設定與安排(呈現行政函釋內容後所得出的發文單位、發文字號、發文日期、資料來源、相關法條、法條版本、要旨),應評價為對原著作 之改作行為,屬於著作權法第6條之衍生著作範疇,而非將不同著作予以選擇、編排之編輯著作問題。以上兩點,續待釐清與說明。

三、 其他
末應注意者,黃教授前文第16頁似朝「月旦法學知識庫僅是逐筆下載、重製與上傳法源法學資料庫之部分資料,而不涉及法源法學資料庫之選擇、編排、體系構成或結構」方向,試圖予以脫鉤處理。則就此部分,希冀能夠透過兩者間之比較表,加以說明月旦法學知識庫所重製者非但為法源法學資料庫之各筆法律資料,更涉及法 源公司就各筆及整體法學資料(庫)於選擇、編排創作性之非法重製。
 
Copyright2009 中天國際法律事務所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本所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JS 使用變數


JS